遇龍

山水依然

山水依然
        我生于江南朦胧的烟云中,九道弯的小河,青石板上留下了我小小的脚印,屋檐下的黛瓦也不知是何时落下的,便打碎了如画的山水,溅起一抹优雅的弧度。这便是我的家乡,生我养我的地方,在儿时给了我无穷无尽的乐趣,在现在却给了我无穷无尽的念想。我的心中万分庆幸,山水依然。
        在我眼中,家乡像极了背着行囊走南闯北的少年,到达了一片乐土就迫不及待的放下行囊丈量土地。于是一座座摩天大楼拔地而起,一条条公路四通八达,山水被迫让了一程又一程,但在那个希冀的角落,在我心底的那片最柔软的角落,山水依然。
        我总是选在梅雨之际,踏上那片令我魂牵梦萦的土地。这种回归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安心,无论在我的周身还是在我的记忆中,湿热的气息总是家的温度,带着眷恋,像极了祖母为我摇晃蒲扇的手。心中竟不自觉地蹦出了一句,幸好,山水依然。
        提起故乡总是先想到那些细腻的青石板路。一块块承载了历史的厚重的青石板,一直延伸到路的尽头,消失在拐角处,这大概便是“曲径通幽处”罢。春夏时节,总是要穿木屐的,走在路上“呱唧呱唧”地响着,仿佛人世间最最动人的小夜曲,让人心生舒坦。条条石板路汇聚于一座温润的湖,山山水水,也会聚在此处。这里曾是我童年的秘密乐园,外面虽已物是人非,但在这里山水依然,一切都不曾改变——这里的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。
        湖就像一位海棠般的女子,柔美,清雅,轻起朱纯便是吴侬软语,让人听得耳朵痒了起来。“解语花之娇滴滴”,她就那样一袭白衣,静静的立在那里,姿态婉娈,温温婉婉地冲你笑着,湖水如青瓷一般透亮。她也不过是我故乡的一隅,但万幸,它的宁静致远,并没有被城市的喧嚣纷争干扰甚至覆盖。凝视着她晶亮的眸子,我在心中暗叹一声:幸好,山水依然,我们中间相隔的几年时光并没有被隔绝于千里之外。
        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山峦,像极了各怀心思的少年,急不可待的将自己高峻挺拔的英姿投入湖水的眼睛,希望自己能在那可以洗尽铅华的明镜中看到一丝留恋。日日夜夜,他们从无数游人、无数江南文人墨客的眼中看到了与自己不尽相同的情感,早早就在心里埋下了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的种子。还有那不知从何而来的水鸟, 它轻盈的来,脚尖轻点立在水中,泛起了点点涟漪。在它黑曜石般的眼中,我仿佛看到了与我相同的情感:一丝无心扰静的温柔,一缕畅快淋漓的灵动,一亩含情脉脉的眷顾。 它修长的脖颈微微扬起,带着那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:它爱这片土地。这份眷恋从亘古走来,我想,也许它同我一样,也在暗自庆幸,这山水依然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,是用青石黛瓦堆砌成的轮回剪影,使用湖光秋色串联成的世外洞天,是用青瓷灵动谱写成的自然颂歌,这篇依然的山水,更是我的故乡!
        回归,回归,我用这点点的时间补上了几年离别的光阴。我甚至希望我就是那只水鸟,能够守着这城山水,直至永远,就连逝去,也可以枕着这山水悄然入梦。
        故乡,故乡,你的山是归根山,你的水是动情水,当年懵懂无知的我怎么能使忍心把你狠心的抛弃在这里转身离去。我究竟补上了几年的光阴,却要赔进了多少痴情。
        依然,依然,当年的小小村庄已经发展成了繁华的都市,可当年的山清水秀又被迫被锁在了哪个角落我都不曾知晓,我的回忆把现在和过去重叠,令人心痛的是,我只有拥有你。
        守望,守望,在远方凝视着你,这家乡的山水。多少次,我在清晨不自主地眺望着你所在的方向;多少次,我在晚风中忍不住默诵祷词,庆幸这山水依然。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