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龍

【忘羡】念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五年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好像是号称‘逢乱必出’的含光君吧……”“没错啊。”“不是说云深不知处禁酒吗?他怎么买了一坛天子笑。”“小伙子新来的吧,这都是第五年了啊……毕竟是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是啊,含光君,毕竟是人。
        这次来夷陵,或者还抱着一丝侥幸,可是看到乱坟岗的样子,觉得那束光也暗了下去。坟头已经有了些许绿意,天色仿佛也笑盈盈的,只是没有那人笑得好罢了。
        坟头翠色黄复青,昔日故人亦当归。
        蓝忘机站了一会,突然想起了当年魏婴跟自己说过的最后一句话:“滚。”也是可笑,自己又回来了,还是五次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带着酒回了姑苏蓝氏,一边想着“云深不知处禁酒”一边悄无声息地回到了静室,拉开光亮的地窖把手,把酒放了进去,整整齐齐地放在另外四坛旁边。任何一坛天子笑都没有落灰,被主人擦拭地干干净净。
        外面突然传来了敲门声:“含光君你回来了!”带着些许惊喜。蓝忘机知道是蓝思追。打开门,果然。
        自从蓝忘机把蓝思追接来蓝家已经五年了。高烧让他忘记了悠喜参半的幼儿时光,跟着蓝忘机学习。看着男孩晶亮的眸子,蓝忘机有欣慰也有赞许,但其实自己还是在透过蓝思追在守望那个人。
        男孩手中抱着一只白兔,头发上的草叶有些滑稽。看到蓝忘机马上捋了捋头发,反而更乱了,蓝思追不禁涨红了脸。蓝忘机替他把叶子拿下来,问到:“学习如何?”“还可以,每天蓝老前辈都让我背书,已经学了好多了!含光君你看,我还喂了兔子!”
        蓝忘机把兔子抱过来。果然又重了。“时辰不早了,回去歇息吧,明天还要上课。”“是。”一溜烟跑远了。果然还是年轻。
        看到小小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,蓝忘机才抱着兔子回了静室。抚摸着柔软的皮毛,蓝忘机有些发愣。魏婴身死之时只有两雌两雄,现在已经十几只了,可以那个当初送兔子的人已经不在了。蓝忘机曾经做过一个梦,梦里魏婴抱着一只兔子躺在草丛里冲他笑,自己想要抱一抱他。然后,梦醒了。
        把白兔送回去,看到了墙角闲置的古琴。自己大概有些时日没有弹琴了。熟记内心的半阙《问灵》也不愿再谈响。大概是害怕,蓝湛害怕被告知自己不愿的答案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又是无眠夜。
        夜尽,天明。

评论

热度(35)

  1. 茶叶蛋遇龍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早就想过十三年来蓝湛是怎么过来的QAQ虐死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