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龍

有种神奇让我着迷

几千年璀璨光辉的世界文明无一不是被文字镌刻传承的。楔形文字,汉字,拉丁文,德文……这些文字连贯成句,句组成章,章繁成书,短小精炼的笔画仿佛带着神奇的魔力,组成了世界的历史,构成了浩如烟海的书籍,就成为了连接过去、现在和将来的桥梁。汉字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笔体,而用汉字组成发书籍就是世界上所有珍宝的箱箧,薄如蝉翼的书页在阳光下有着温润如玉的清辉,有着刀削般尖锐棱角的汉字散发着黑曜石的光芒,带着时代厚重的书墨香,可谓“我泱泱华夏,一撇一捺是脊梁”。汉字是带着魔力的甜的毒药,不会一击致命,但会慢慢上瘾。
我迷恋的是属于汉字的框架。不同于洒脱自由的外文花体字,汉字是方正的代表。方正,是为人方正又不失灵动。汉字本身是规规矩矩的,但是柔软的外壳束缚不了渴望与众不用的放荡不羁的灵魂,便有了书法——这是汉字的一次伟大的创新。颜真卿写字,结构方正茂密,笔画横轻竖重,笔力浑厚,挺拔开阔雄劲,正是“方正的代表”;王羲之写字,委婉含蓄如行云流水,骨格清秀,点画疏密相间;而柳公权写字,严谨工整、平正峭劲而又气势奔放。他们保留了汉字的规矩,却又带给了汉字空灵之感,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,为之着迷。
我迷恋的是属于汉字的韵律。仄仄平平仄仄平的阴平阳平上声去声间,是古韵的沉淀 ;舌尖与贝齿轻轻摩擦,是汉字的情怀。透过厚重的时代烟云,我们依稀可见多少闺中女子在窗棂后面望断秋水,带着“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”的少女情愫;还可以看到“日色才临仙掌动,香烟欲傍衮龙浮”的帝王一览江山社稷,宏伟志向直达云霄;还可以看到皓月当空,一袭白衣的玉面公子轻吟: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
莫使金樽空对月。”的句子,对酒当歌……这种韵律,总是让人迷醉,像是陈酿的朗姆酒,芬芳馥郁。
我迷恋的更是汉字的可塑性。汉字可以将中国作家细腻柔软的感情表达得直截了当,比如席慕容的《谜题》中写到:“筵席已散,众人已走远,而你在众人之中,暮色深浓,无法再辨认,不会再相逢。”这是一种多么悲苦凄凉的感情,却又被汉字渲染得凄美无比。汉字又可以将外国作家的文章提炼得如同崭新得一般,带着中文的创意性,比如莎士比亚的《十四行诗》中写到:“那时候如果夏天尚未经提炼, 让它凝成香露锁在玻璃瓶里, 美和美的流泽将一起被截断, 美,和美的记忆都无人再提起: 但提炼过的花,纵和冬天抗衡,只失掉颜色,却永远吐着清芬。”汉字的运用使原本的语言更加富有诗意,却又不矫揉造作,带给人舒服的美的享受。汉字又是含蓄的,它革新的文章的表达方式,不再局限于直抒胸臆,带着一种东方特有的深沉内敛,需要人细细品味,正如史铁生在《病隙碎笔》中写到:“人不是苟死苟活的物类,不是以过程的漫长为自豪,而是以过程的精彩、尊贵和独具爱愿为骄傲的。”告诉我们要活得精彩过得快意,要体现自己生命的价值。无数的名家让人的灵魂为之颤动,让人在迷失中豁然开朗,却又忍不住为汉字着迷不已。
文字的发展是一个不断革新的过程,每一次创新都会让语言变得更加撩人心弦,带着一种神奇的魔力,你明明品味的是汉字,却好像在不知不觉中走过了别人的一生,得到了灵魂的洗礼,或犀利或平淡,或大开大合或潜移默化,或直击心弦亦或春风细雨,这就是汉字的魔力:在不经意间影响着你心理轨迹。
不管是在卷帙浩繁的史册中还是现在浓缩的电子产品中,汉字都有着令人迷醉的魔力,让人忍不住去靠近、去探察,又为之迷醉……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