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龍

杂七杂八

写下这篇序的时候我正坐在肯德基里,啃着油腻腻的炸鸡,望着外面色彩斑斓的黑暗,低下头,困倦。
这篇文集叫做惘途。取自我的笔名。惘, 迷迷糊糊,迷惑之意。人的一生就是苦行僧的修行,目的是解决自己内心的疑惑,以此消磨时光,直至时光的尽头。
女孩子小时候爱玩的一种纸牌,叫做塔罗牌。里面第一张叫做“愚人”,这是一切的开始。每个人一出生都是愚人,什么也不懂,没有经验,开放而且是自发的。之所以被称作愚人,是因为他有一颗单纯的心。
我们每个人都是愚人,无所畏惧的勇往直前,却忘记人生中或多或少的悬崖峭壁,乐呵呵、没心没肺地向前走去,但终究会因为迷茫而停下脚步。
这便是“惘途”。
人生一路就是发问而求知的过程,从晦暗倒迷茫再到豁然开朗,这期间的过程是必不可少的,有关人的,有关事的,构成了人生。
我曾经在盛夏之际去过青岛那个海滨城市,下榻的旅馆就在栈桥的边上,到了清晨或者傍晚总会有迷迷蒙蒙的雾气萦绕在湖面之上,也蔓延在木质的桥上。我是在五点半的时候踏上了那幅画。那时天才蒙蒙亮,我独自一人置身于那乳白色的烟雾中,静默着,伫立这,看向对岸湖边上的路灯忽明忽暗。我就站在那里,思考人生的大起大落。这是我第一次意识到人生这个不值钱的玩意儿。在那片土地上,我突然想起了印度尼西亚的日惹的婆罗浮屠,尤其是那雕刻着莲花的石块,以及雕刻了他们的石匠。
我无法逾越时光的沟壑,所以我也无从感知石匠们的内心,到底是什么支持着他们用自己沧桑而又粗糙的手指,去一遍一遍的打磨,一遍一遍的抛光,一直垒成莲花的形状。但是我一直都明白,这便是人的一生,是人考证世界的一生,正如你不管手有多痛心有多累,也要去垒你的浮屠,人生不管有多迷茫多难熬,你也要去走你的一生。
于是我选择在我的惘途中,忽视掉手的痛心的疼,一步一步,去垒我的浮屠。
人的迷茫是一个时期,总会有过去的时候,浮屠的坚持就是这样。有人坚持了,有人就半途而废了。三毛想要流浪,但她刻满了“流浪”字眼的浮屠被尼龙丝袜吊在了空中最终散了架;海子想要文学,但他写满了字迹的浮屠被火车压得粉碎。惘途总是在日日夜夜的黑暗中过去的,面向大海,春暖花开。
科比反问过采访过他为何成功的记者:“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吗?”这句话被中国学生戏谑地答为“那时我们还没有睡。”但那时的科比在锻炼。记住,楼房里是看不到太阳的,要学会坚持着走出去,向着初升的朝阳奔跑,让自己的青春不迷茫!
不迷茫的哪叫人生,不拼搏的哪叫青春!我在朝阳中,垒着我刻着“青春”的婆罗浮屠……

写作真的是一种时光的沉淀,是心灵的沉寂也是灵魂的宣泄,使平日无从呐喊无从展现的人格侧颜彻底喷发。
一个人喜欢唱歌,唱破了喉咙也没有人愿意去听,等到别人想听了,唱歌的人却不想再唱了。
写作也是这样,趁阳光正好,趁微风浮躁,趁繁花还未开至荼蘼,“我笔写我心”,用笔去书写内心的剑拔弩张或风和日丽,用心去倾听青春之花花开的声音,用手去垒起刻满了青春字样的婆罗浮屠……
你不拼搏你要青春做什么?
你不成长你要人生做什么?
人生走一遭,本就是一包一笠的旅行,何来安逸?
或许有一天我们走出了青春的大门,却又丢了钥匙,不妨静下心来去阅读自己的曾经,因为蚊子是生命的实体化,是心灵的烙印,也是灵魂的向阳花田。
或许你可以试着写日记,或者你可以试着记录随笔,或许你可是试着写写小诗……要知道,你的生命在纸上也可以演绎地很精彩!
大概,人生一路也便是如此,愿文字可以陪你走到时光的尽头……

评论

热度(2)